放棄美國工作簽證中國海歸碩士學生成了家裡蹲的魯蛇 低薪低就成了多數

5 1 vote
Article Rating

智聯招聘發布的《2020中國海歸就業創業調查報告》顯示:2020年,向國內崗位投遞簡歷的海歸人員,較上一年猛增33.9%,增幅遠高於2019年和2018年,而應屆留學生,準備回國就業的人數,比2019年猛增67.3%,增幅是海歸學生人數總體的2倍,高階人力在增多,就業機會卻在減少。

中國海外留學生回國就業因
中國海外留學生回國就業因

其實,就業市場早在去年就成為了“修羅場”。

中國海外留學生回國就業因
中國海外留學生回國就業因

“路邊的樹那麼綠了,不知不覺又錯過了一個春天”。

投完春招的最後一個應徵履歷,海歸青年文文已經預料到結果。

“估計又沒戲唱了,小樹都長嫩芽了,我還是顆粒無收”。

文文是海歸青年碩士,回國一年多沒交社保,算是保住了應屆生的身份。

“好像也沒什麼用,去年秋招就沒收穫,今年春招,許多大廠網申結束得比想的還早,可能是今年找工作的人太多了”。

像文文一樣等待就業的海歸青年被戲稱“海帶”,一直沒找到工作的自稱“海廢”,中國知名網站豆瓣甚至成立了“海歸青年廢物回收互助協會”,16400多名海歸青年加入小組,幾乎每天都有人在吐槽求職艱難。

這次我們採訪了多名海歸青年人員:

  • 國外知名大學美女碩士,連投100份應徵履歷,沒找到一份工作,痛哭質疑自己是失敗者;
  • 在美國拿到工作簽的海歸青年小夫妻,回國後卻雙雙失業,成了無收入的“家裡蹲”;
  • 雪梨大學碩士,曾在國外工作並取得優異成績,卻在回國面試時遭HR質疑,入職後被當做實習生,僅工作一天便離職。

國外知名大學美女碩士,連投100份應徵履歷沒找到一份工作,痛哭質疑自己是失敗者

海歸青年碩士投100份應徵履歷零回應,痛哭質疑自己是loser
“明明可以靠顏值,卻偏要去拼實力”。朋友們經常和李冉冉開玩笑。
94年的冉冉是東北人,在浙江長大,天然的好嗓音,姣好的容貌,超強的表達能力,命運沒曾虧待過她。
大學本科,她選擇了藝術院校的傳媒專業,原本可以靠自身優勢進入媒體圈,但她不喜歡拋頭露面的工作,更不打算靠顏值吃飯。

幾番考量之下,這個英語基礎不是很好的女孩,選擇了出國留學,她雅思考了6分,拿到了澳洲雪梨大學的錄取通知。

雪梨大學校園

“很多人對這個分數不屑一顧,但我知道自己經歷了什麼,整整一年我都在刷題,沒有週末,沒有休息,早上6點起床,晚上12點睡覺”。

除了承受學習的艱辛,冉冉還背負了巨額的出國留學成本。

一對一的雅思輔導班學費是10萬元,雪梨大學一年的學費是20萬,生活成本費15萬左右,還有一些其他支出,累計花費百萬之巨。

有數據分析,在主流留學目的地中,美國每年的留學費用約35—50萬,英國約20—35萬,加拿大和澳洲約18—30萬。

“但凡留學的,大多家庭都是投入了上百萬吧,如果是想收回’投資’,讓孩子賺回來,恐怕得等10年”。

冉冉不想留在國外,她也不著急賺回學費,但她渴望工作,目標就是進入網路大廠。

《2020中國海歸青年就業創業調查報告》顯示,海歸青年在回國就業的職業選擇上,更偏愛金融、網路、文娛等行業。其中網路行業吸引了22%的海歸青年求職者,占比最高。

然而,一場突然爆發的武漢肺炎,讓冉冉的畢業之路徒增變數。

2020年1月國內爆發武漢肺炎,澳洲政府不讓中國留學生入境。熬到3月,學校通知可以開學,但必須在他國入境。

冉冉飛往泰國曼谷隔離15天,又透過新加坡中轉到雪梨。可萬萬沒想到,大費周章到了雪梨,只上了一天課,澳洲便爆發武漢肺炎。4月8日,她又買了一週僅有一次的高價機票飛回國內,在家上網課。

過程雖艱辛,總算是畢業了,可之後的求職路,卻不太順利。

正好趕上2020年秋招,冉冉非常自信,海投了近百份應徵履歷,卻只有區區10家給出回應,而在群面時,卻一個也沒成功。

猝不及防的打擊讓她很崩潰,從自閉到社恐,甚至不願意出門,開始懷疑出國的決定,一向自律的她開始暴飲暴食,吃火鍋,吃甜品,晚上偷偷在被窩裡哭。

“那段時間,特別憔悴,出門也不化妝,整個人都垮掉了”。

這樣的日子,整整持續了三個月,“我不甘心就這樣窩在家裡,承認自己是失敗者”。

於是,她拖著行李箱,一個人來到上海,開始參加社招。

在上海10天,冉冉面試了20多家企業,最後收到4個offer,但沒有一個合意的,“都是特別小的企業,工資標準也特別低”。

冉冉的期望薪資是8K-12K,但這些企業大多只能給到6K。

上海之行,雖沒找到工作,終歸讓冉冉恢復了一些自信。

她開始分析總結找工作失敗的原因,“優秀的人太多了,今年僅應屆畢業生就有874萬人,就業市場飽和,企業並不看重海外留學經歷,反而更看重工作經驗”。

失望之下,就在她打算放棄“大廠目標”時,一位朋友透過內推的方式給她介紹了某網路大廠的機會。

面試了三次,前後歷時3個月,等待的煎熬,讓她萬分焦灼。

有一天,她實在沒忍住,在父親面前崩潰大哭,“我不明白,自己付出那麼多,為什麼沒有收穫”。

父親很心疼女兒,但也只能安慰她,別著急,慢慢找。

直到今年的3月份,冉冉終於“苦盡甘來”,收到了夢寐以求的大廠offer,是她非常喜歡的公關崗位,每天要接觸不同的人,面臨新的挑戰,學習新的知識,冉冉一刻也不敢鬆懈。

工作壓力很大,996的強度也不小,但與之前找工作的迷惘和焦慮相比,都不算什麼了。

在美國拿到工作簽的海歸青年小夫妻,回國後卻雙雙失業,成了無收入的“家裡蹲”

小夫妻加州拿到工作簽,回國卻成“家裡蹲”

“你知道美國加州的工作簽有多難拿嗎?為了回國,我們都放棄了。”

提起這段經歷,林曼曼語氣低沉,透著失落和不甘。

1992年出生的林曼曼畢業於美國印第安納大學,本科選擇了音樂教育,研究生則讀了藝術管理。

大學校園

讀書的地方,華人很少,飲食不習慣,曼曼總想著早點畢業回國。可一次加州之旅,改變了她的想法,“第一眼便喜歡上這裡,決定先留下來工作”。

畢業後,林曼曼很快在加州的一家華人報社找到記者工作,老公也在一家公司找到數字運營崗位。

“10萬人,也就幾個人能拿到工作簽,但我和老公都拿到了”。

一切都在向好,他們甚至有了在加州買房的計劃。

2019年底,林曼曼的父母來美國探望剛結婚的小兩口。可武漢突然爆發武漢肺炎,回國的機票很難預定,父母只好匆忙回國。

父母前腳剛走,林曼曼就發現自己意外懷孕了,本應開心的消息卻讓她很崩潰。

武漢肺炎之下,父母無法前來美國照顧她,剛找到工作的她,也不想失業。

隨後,加州也爆發了武漢肺炎,公司通知在家辦公,懷孕的曼曼正好線上採訪寫稿,工作總算保住了。

一個人的孕期,曼曼挺著大肚子自己買菜做飯,一直熬到孩子順利生產。父母也來不了美國,他們只能花高價僱傭阿姨,阿姨工資每月6000美金,額外還要另收20%的小費。

這筆支出讓小家庭壓力山大——曼曼和老公的月薪也就6000美金左右。

此前,曼曼因為在家辦公,工資已經減半。懷孕8個月時,因經常請假產檢,公司讓她休息,便沒了收入來源,全靠老公一個人勉強支撐。

即便如此,他們也沒打算回國,孩子滿月後,曼曼還出去看房子,計劃在加州買房。

恰恰就是這次看房,險些發生意外。

美國人對武漢肺炎防控意識淡薄,幾乎無人戴口罩。曼曼看房回來就開始發燒,她和老公嚇壞了,以為感染了新冠病毒。直到核酸檢測結果顯示一切正常,才鬆了一口氣。

但老公每天要出門上班,阿姨也要回家,他們都有可能把病毒帶回來傳染寶寶,曼曼每天都處於恐懼中,再加上產後恢復不好,這讓她情緒低落,每天都止不住眼淚,一度懷疑自己患上了產後抑鬱症。

曼曼不是孤例,《2020海歸青年就業創業調查報告》分析,國內武漢肺炎管控效果更好成為留學生選擇回國的首要因素。

終於熬不住了,小兩口決定回國,2021年1月份,他們耗費10萬塊,買了高價機票匆匆回國,卻沒能順利回家。

同機乘客中,發現四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很不幸,他們是密接者。就這樣,又隔離了快一個月,曼曼才看到早已急白了頭的父母。

但曼曼沒想到的是,更大的考驗在後頭——原以為回國之後,就能順利找到工作,畢竟兩人都有工作經驗。

可投出的應徵履歷都石沉大海,沒有回音,“工資低的我們看不上,工資高的看不上我們”。

《2020中國海歸青年就業創業調查報告》顯示,近9成留學生回國後選擇就業,薪酬福利成為最看重因素。

海歸青年求職者的期望薪資主要集中在8000—10000元/月與10000—15000元/月,而全平台求職者,薪資更多集中在4000—6000元/月,這也成了許多企業不選擇海歸青年人才的原因之一。

曼曼和老公也想進大廠,畢竟大廠工資高,甚至可以仰望“財富自由”,可大廠用人標準也高。其他一些小企業給出的薪資待遇,每月只有五六千元,“和之前的工資差距太大了,我們還要養孩子,壓力真的很大”。

可不降標準,就找不到工作,還要面對親戚朋友的問詢,“同齡的朋友,大多已經有車有房有穩定工作,出國幾年回來我們竟然成了’海廢’,什麼也沒有”,曼曼半是戲謔,半是無奈。

“最可怕的是,應徵履歷接連被拒後,我連每月8000元的工資都沒信心投了,感覺與國內嚴重脫軌”。

曼曼說,五一之後,老公打算先找一份工作,就算薪資低也要先做著,畢竟這麼多年在國外工作生活,要先慢慢適應國內節奏。

有數據分析,在求職的海歸青年中,31%需要4個月以上才能找到工作,對於這個時間,曼曼也有心理準備。

“如果實在找不到滿意的工作,也有可能在武漢肺炎徹底結束,再回美國”,但武漢肺炎什麼時候才能徹底結束,曼曼不知道。

雪梨大學碩士,曾在國外工作並取得優異成績,卻在回國面試時遭HR質疑,入職後被當做實習生,僅工作一天便離職


名校海歸青年成了“實習生”,上班僅一天便離職

“我肯定是留在國內,再也不出去了”。

北方女孩呂楠楠性格爽朗,個性風風火火。

94年的她,高中就去澳洲讀書,一直讀到雪梨大學研究生畢業。她曾半工半讀了3、4年,在澳洲一家傳媒公司負責演唱會活動宣傳,月薪不算高,也有1萬多人民幣。

觸動楠楠回國的轉折點,是一次意外事件。

租住在楠楠對面小區的一位中國留學生女孩,突然跳樓自殺了,這讓楠楠感覺很悲涼,人在異鄉獨自從拚的孤獨,她也不想再品嘗了。

2020年7月,楠楠花費4萬元高價,買了一張回國的機票,不久之後,就開始在北京找工作。

一線城市,是楠楠就業的底線,她海投了上百份應徵履歷,工作地點都是北京。可惜,近百份應徵履歷只收不到20%的回覆,而且都是不太滿意的公司,“當時心態就崩了”。

與一些對薪資期望很高的海歸青年不同,楠楠更在意公司是否“內捲”,公司前景如何,是否有晉升機會。

但一些大廠,並不太在意海歸青年身份的光環加持,尤其對應屆生,給出的待遇標準極低,還有很多HR認為,應屆生就不應該提高標準。

一次面試,一位HR問她,“作為一個應屆生,你憑什麼提這個條件?”

呂楠楠很不爽,有著四年半工半讀經歷的她,並不認為自己是一名新人,也不想從零開始。

多次碰壁之下,她妥協了,接受了作為實習生入職宣傳策劃崗位的條件。可僅僅入職一天,“週四辦理入職,週五晚上就離職啦”。

“骨子裡還是不行,沒辦法做一些端茶倒水,沒有挑戰性的無腦工作”。

離職之後,楠楠又接到了一個0ffer,同樣也是企宣崗位,她很喜歡這個企業的文化氛圍。

這一次不是實習生崗位,但她也收斂了很多,放低了姿態。

“我不願意從新人做起,但也不會忍受自己犯低級的錯誤,所以拚命努力,提高硬實力。”

與國外比,國內的節奏很快,工作也很累,楠楠不太在意996,雖然國外不用996,但她“現在很踏實,也很安心,畢竟在國外,死了都沒人知道”。

總結

幾位海歸青年人員在講述求職經歷時,都曾提到“迷茫”、“崩潰”,而在豆瓣的“海聯盟小組”,焦慮、抑鬱、痛苦、絕望,也是大多數“海帶”的現狀。

很多海碩留貼,本以為鍍金之後,會有更高的競爭力,可四處碰壁後才發現,還競爭不過國內的985、211大學生。

相關調研報告也顯示,86%的受訪企業認為,海歸青年對自我評價過高,眼高手低,還有52%企業認為海歸青年薪資要求過高。

事實上,很多海歸青年已將薪資標準一降再降,還有海歸青年放棄找工作,準備創業,甚至打算在武漢肺炎紓解後,再度回流國外。

儘管困境各異,但自稱“海廢”的大多數“海帶”們,一邊自嘲一邊打氣,並沒有放棄夢想,他們在一次次試圖邁過眼前的溝壑。

更多你可能有興趣的內容

投資教學

5 1 vote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開戶瑞士銀行帳號離岸美元帳戶
輕鬆獲得12種國際貨幣的銀行卡 你有在投資海外嗎? 現在就線上申辦瑞士銀行帳號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
Shopping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