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亞迪加速去台積電化中國國產晶片之路不遙遠? 台灣晶片廠完蛋了?

5 1 vote
Article Rating
比亞迪去台積電化中國國產晶片之路不遙遠?

台積電創始人張忠謀曾對中國大喊話:晶片片代工業務就交由台積電來做,中國大還是負責好晶片片設計就好了,王傳福“隔空回應”:晶片片是人造的,不是神造的,言下之意你台積電能造晶片,我比亞迪也可以。

早在2004年,比亞迪就成立了微電子公司(比亞迪半導體前身),17年的韜光養晦之後開始“秀肌肉”,打破國外巨頭在汽車功率半導體領域的壟斷,比亞迪半導體目前是國內唯一集設計、晶圓製造、封裝測試,再到系統級應用的全產業鏈IDM企業。

然而這個國內汽車晶片片執牛耳級的企業,最近卻因代理律所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上市之路被迫按下暫停鍵。

被“隊友”拖累,並不意味著比亞迪半導體上市終結。嚴峻的缺晶片潮,再加上新能源汽車產業的高景氣,都是其汽車晶片片業務持續發展的基礎。

全球來看,汽車廠商跨界入局晶片製造極為罕見。但比亞迪的特殊就在於,其從來沒有將自己的能力圈局限在某一個領域,分拆半導體業務之後,王傳福在新能源汽車的全產業鏈野心已然外露。對於已經是中國汽車界第一大市值的比亞迪來說,意味著怎樣的想像空間?

含著金湯匙的“富二代

比亞迪去台積電化中國國產晶片之路不遙遠?
比亞迪加速去台積電化中國國產晶片之路不遙遠? 台灣晶片廠完蛋了? 為華人投資人提供世界領先的股票和虛擬貨幣交易平台經紀商評價和投資教學,開始用錢賺錢,實現財富自由吧

”儘管已經分拆,比亞迪半導體更像是比亞迪集團扶持下的一個“事業部”,汽車功率晶片片是比亞迪半導體的核心業務,儘管只有巴掌大小,但IGBT(絕緣柵雙極型電晶體)功率晶片片卻是新能源汽車的“中樞神經”。

它直接影響著電動車功率的釋放速度,直接控制直、交流電的轉換,同時對交流電機進行變頻控制,決定驅動系統的扭矩(汽車加速能力)、最大輸出功率(汽車最高時速)等,可以把它理解為汽車電子裝置的“CPU”。它的好壞,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你的車能跑多遠、能跑多快。

對比傳統汽車,功率半導體在汽車半導體中的用量占比為21%,但在純電動新能源汽車上,其用量占比達到約56%,直接上漲了一倍之多。

成本角度來看,功率晶片片約占電機驅動系統成本的一半,而電機驅動系統占整車成本的15-20%,也就是說IGBT占整車成本的7-10%,是除電池之外成本第二高的元器件,可見,汽車功率晶片片不僅貴,而且必不可少。

比亞迪半導體含著金湯匙出生。仰仗母公司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的領先地位,比亞迪半導體是國內唯一一家集設計、晶圓製造、封裝測試再到系統級應用的全產業鏈IDM企業,目前,國內IGBT晶片片仍然被外資把控,英飛凌市占率在國內長期超過50%,比亞迪半導體僅次於英飛凌,市場佔有率19%,在國內廠商中排名第一;另一家中國企業斯達半導位居第三,市占率約為13%。

和比亞迪的IDM全業務鏈模式不同,斯達半導採用無工廠的Fabless模式。比亞迪的一體化優勢,使其能夠在晶片片代工及真車測試端做到更多的精密控制。

除了汽車功率晶片片,比亞迪半導體還是:
中國最大的車規級MCU(微控制單元)晶片片廠商;
IPM(智慧功率模組)保持國內前三;
CMOS 圖像感測器排名第四;
全球首家、國內唯一實現SiC(碳化矽器件)大批次裝車的半導體供應商;
國內少數能量產前裝車規級LED光源的半導體廠商。

儘管已經分拆,比亞迪半導體更像是比亞迪集團扶持下的一個“事業部”。
比亞迪半導體約六成收入來自比亞迪集團。公司招股書顯示,2018 年、2019 年和 2020年,比亞迪半導體向關聯方的銷售金額分別為9.1億元、6.01億元和 8.51億元,占營收比例分別為 67.88%、54.86%和59.02%。
如此之高的關聯銷售比例,比亞迪和比亞迪半導體就像是一家“母子公司”——母公司輸血,子公司供貨,但如今,這個比亞迪親手養大的孩子,必要學會斷奶。

供應鏈難題

比亞迪去台積電化中國國產晶片之路不遙遠?
比亞迪加速去台積電化中國國產晶片之路不遙遠? 台灣晶片廠完蛋了? 為華人投資人提供世界領先的股票和虛擬貨幣交易平台經紀商評價和投資教學,開始用錢賺錢,實現財富自由吧

“朋友圈”的開拓並非易事。

如果說分拆上市是比亞迪開放戰略的第一步,那麼開拓“朋友圈”,打動外供客戶,才是比亞迪業務分拆的關鍵。

此前,中金公司給予比亞迪半導體300億的估值,相比同行業580億市值的斯達半導(603290.SH),比亞迪半導體產能更大,市占率更高,理應還有近一倍的空間。

關鍵就在於產品的外銷,但“朋友圈”的開拓並非易事。顯而易見的一個問題:作為競爭對手,其他汽車廠商為何要購買比亞迪半導體的產品,為他人做嫁衣呢?

只要比亞迪還是大股東,這種顧慮恐怕就不會消除。

此外,比亞迪半導體六成收入依賴母公司,潛在客戶也會對其能否持續穩定供貨產生擔憂。

而且,車規級半導體有其行業特殊性,客戶獲取的難度相對動力電池只增不減。

最早分拆的比亞迪動力電池業務,截至目前,其“刀片電池”外供車企名單中僅有福特和紅旗兩個品牌。

車規級半導體企業要想打入車企的供應鏈體系,需符合一系列車規標準和規範,且需要在較長週期中完成相關測試,並向整車廠提交測試文件。即使完成了相關認證和審核,還需經歷嚴苛的應用測試驗證、長週期的上車驗證,才能進入汽車前裝供應鏈。

車企和晶片片廠商一旦形成穩定的合作關係後,很難再次更換供應商。

另外,競爭對手也在不斷湧入,士蘭微、株洲中車時代等企業已經加入戰局。中車時代的IGBT晶片片產品已經在物流、大巴車上開始使用。

開拓外銷客戶不僅是比亞迪半導體的一項長期工作,同時也是“比亞迪系”的共同難題。這對於這些企業的負責人來說絕非易事,但也只能迎難而上。

被迫的開放

比亞迪去台積電化中國國產晶片之路不遙遠?
比亞迪加速去台積電化中國國產晶片之路不遙遠? 台灣晶片廠完蛋了? 為華人投資人提供世界領先的股票和虛擬貨幣交易平台經紀商評價和投資教學,開始用錢賺錢,實現財富自由吧

如果沒有曾毓群的攪局,王傳福本有機會在動力電池領域再造一個規模更大的比亞迪。

對於比亞迪集團來說,業務分拆是應對新能源汽車產業深刻變革的一次戰略選擇。

而這個產業變革的標誌,便是如今其最重要對手寧德時代的崛起。

寧德時代成立於2011年,2014年至今,營收增長57倍,淨利潤增長102倍。自2018年上市以來,股價上漲超18倍。

無論在國內還是全球市場,寧德時代目前都位居第一。今年7月份,國內動力電池企業裝車量前5名分別是:寧德時代(50.1%)、比亞迪(16.8%)、中航鋰電(6.8%)、國軒高科(5.5%)、億緯鋰能(2.5%)。

寧德時代一家就占據半壁江山,領跑中國動力電池產業。比亞迪緊隨其後,但與其它上榜企業不同的是,比亞迪的市場份額,幾乎全靠“自產自銷”。

如果沒有曾毓群的攪局,王傳福本有機會在動力電池領域再造一個規模更大的比亞迪。但如今這已經成為了別人嘴裡的肥肉。

1995年,比亞迪以電池生意起步,但做了20多年電池,卻被寧德時代用7年時間超越。

2005年,比亞迪第一款磷酸鐵鋰動力電池面世後,在國內動力電池領域老大的位置上坐了12年之久。2016年,寧德時代的動力電池出貨量還只有6.72GWh,排在松下與比亞迪後面。

但到了2017年,畫風突變,寧德時代的動力電池出貨量飆升73%,達到11.8GWh,一舉越過鬆下、比亞迪,拿下全球第一的寶座。

堅信 “垂直整合模式”的比亞迪,一直沒有對外開放動力電池供應,產能全部供應旗下的新能源汽車。其他廠商對動力電池求之不得,這給寧德時代留下了充足的發展空間。

寧德時代的崛起深深地刺痛了王傳福:電動車市場很小的時候,不會考慮分拆旗下業務,而如今的零件市場如此之廣闊,為什麼還一根筋盯著競爭如此激烈的整車業務?

起了個大早的比亞迪,趕了個晚集。

作為應對,2019年,比亞迪先後拆分了旗下動力電池等業務並成立弗迪系五家子公司。緊接著在2020年4月份又拆分了半導體業務,動力電池與半導體公司均準備單獨上市。

產業角度來思考,一體化的模式實現了“自產自銷”,理應可以降本增效,提升盈利能力,但在比亞迪卻恰恰相反。

今年上半年,比亞迪(002594.SZ)增收不增利,營收大漲50.22%的情況下,歸母淨利潤卻下降29.41%;毛利率也下滑至12.76%,創下5年來的新低。

在一些車企大賺特賺的時刻,比亞迪的業績表現卻有些“難看”,半年報數據和其市值嚴重不符。比亞迪、長城、吉利、上汽、廣汽、長安六大車企中,比亞迪淨利潤最少,市值和估值卻最高。

據坊間報導,比亞迪內部員工表示:“造車事業部找零件事業部談採購,價格比外面的市場價談下來還要高一點。”這加劇了整車成本的控制壓力。

缺少市場化的競標,反而導致成本上升,而且產品品質難以在良性競爭中提升。與此同時,全產業鏈布局讓比亞迪得上了“大公司病”,員工眾多,人均創收/創利開始降低。

成立弗迪系及比亞迪半導體等多家公司,意味著王傳福開始加速“去比亞迪”化。

比亞迪半導體的分拆上市也顯得如此之急迫,分拆-融資-啟動上市不到2年的時間。

自2019年9月起,比亞迪半導體先後進行了幾輪融資。去年5月26日,A輪融資19億元,引入了紅杉中國、中金資本、國投創新等投資機構。不到一個月,又完成了A+輪融資,融資額7.99億元,引入韓國SK、聯想、中晶片聚源、小米、北汽產投、上期產投等產業投資機構,還包括深創投、招銀國際等財務投資者,投後估值超過百億。

到今年6月29日,比亞迪半導體發行上市申請已獲受理。7月25日,比亞迪半導體接受首輪問詢。但如今,這場上市的“短跑衝刺賽”,卻變成了長跑。

衝上市的同時,比亞迪半導體加緊併購擴產。8月24日,比亞迪半導體斥資50億元收購了一家晶圓廠——濟南富能半導體。目前,比亞迪IGBT晶片片晶圓的產能已經達到5萬片/月,預計2021年底可達到10萬片/月。

收購濟南富能後,比亞迪相關產能還將繼續擴大。

中金公司對比亞迪半導體出的預計估值,達到300億元。相對比斯達半導理應還有一倍的增值空間,但這個美好估值想像的空間,卻急需透過“去比亞迪化”的標籤來實現。

最後

比亞迪去台積電化中國國產晶片之路不遙遠?
比亞迪加速去台積電化中國國產晶片之路不遙遠? 台灣晶片廠完蛋了? 為華人投資人提供世界領先的股票和虛擬貨幣交易平台經紀商評價和投資教學,開始用錢賺錢,實現財富自由吧

左手“刀片電池”,右手汽車晶片片,再加上汽車、雲軌、電子代工,構築了比亞迪的科技產業集團,看起來實力雄厚如同帝國,但拼湊在一起,卻又有些無所適從。

曾經篤定封閉保守路線的比亞迪,已然開始“自我否定”。當下的王傳福期望旗下業務既能相互協作共生,又能自力更生,自我造血。

新能車對標特斯拉,動力電池追趕寧德時代,半導體抗衡英飛凌,電子代工PK富士康……

比亞迪對外展示的使命是Build Your Dreams——成就你的夢想;而如今,讓旗下各個業務線單飛、上市、融資、擴產,儘快實現規模優勢給自己減負,才是王傳福最迫切的夢想。

相關閱讀

更多你可能有興趣的內容

投資教學

5 1 vote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開戶瑞士銀行帳號離岸美元帳戶
輕鬆獲得12種國際貨幣的銀行卡 你有在投資海外嗎? 現在就線上申辦瑞士銀行帳號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
投資168
Logo
Shopping cart